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以和为贵 > 第三百章 雄关漫道

第三百章 雄关漫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暾哥嘴里的“沈世雅和我们家打架”了的话,认真想想,还真说对了。
  沈世雅并没有大规模的出兵,只是经常会和燕军发生一些小小的摩擦,但有时候,小摩擦也会升级为零零星星的战役。
  齐懋生脸色冷竣:“四叔走一趟北江郡吧,和沈世雅谈一谈,条件不妨放宽些……打了三年仗了,我们燕地也需要修整修整了。有什么事,等后年开春吧……”
  大家心知肚明,开始讨论起这几年的行军操练起来。
  等大家散的时候,已是月上柳梢头。
  皎洁的月光象银子似的洒在院子里头,空气中飘着淡淡的桂花香。
  齐懋生微怔。
  又快到秋夕节了。
  暾哥,就是秋夕节得的。
  夕颜嫁过来这几年,还真的没有好好地过一个秋夕节。
  想到这里,他不由笑着对众人道:“我们今年也来过个热闹的秋夕节吧!”
  歌舞升平的繁华景象,可以暂时冲淡一下战争所带来的紧张。
  众人都说好。
  “那我能不能等秋夕节过了再去北江郡!”四叔齐炻立刻讨价还价道。
  龚涛等人哄笑:“可以可以,您只要九月初十赶到北江郡即可。”
  齐炻摸了摸鼻子,沮丧地道:“那我还是明天就出发吧!”
  大家就站在院子中间热烈地讨论了一会关于怎么过秋夕的事,然后才各自回府。
  齐懋生高兴地回了梨园。
  顾夕颜正倚在临窗大炕的迎枕上,指挥着丫头们收拾暾哥小时候的衣物。
  “回来了!”看见齐懋生,顾夕颜懒懒地打了一声招呼。
  这段时间,夕颜的精神好象很差的样子。
  齐懋生就有些讨好地把大家准备好好地过个秋夕的决定告诉了她,谁知道顾夕颜一听,竟然象小孩子似的在他怀里哼哼:“怎么会这样啊?为什么我和秋夕节总是没有缘份啊!我的那条百花不落地的裙子还没有机会穿呢……这几年还可以冒充冒充小姑娘,等过几年,拖儿带女的,只有留着给媳妇穿了。”
  “又说什么胡话!”齐懋生不满地道,“还冒充小姑娘……”
  顾夕颜就有些任性地抱着齐懋生:“反正我不高兴,不高兴!”
  齐懋生望着她那娇憨的脸,笑道:“这都不高兴……今年我带你去买花灯,放河灯,猜灯迷……一定算数。”
  那年,顾夕颜诱惑他,没去成,这三年,又一直打仗,齐懋生根本就没有回家过秋夕节,大家也没这心情……
  “你算数有什么用……”顾夕颜就嘟着嘴握着齐懋生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腹部,“要他答应才行!”
  “夕颜——”齐懋生满脸惊讶。
  顾夕颜妩媚地斜睇着齐懋生,点了点头。
  “那你昨天晚上还……”望着还没有退下的春秀,齐懋生把没有说出口的话咽了下去。
  “我也是今天才确定的嘛!”顾夕颜娇嗔道。
  齐懋生就有些紧张地摸了摸她的腹部:“那你有没有哪里感觉不好的!”
  “没有啊!”顾夕颜也有些迷惑,“和怀暾哥的时候一样,连晨吐也没有……就是有点想睡……”
  齐懋生就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说到这里,他象想起了什么似的,俯身在顾夕颜的耳边低语:“这一次,可不能再自己哺乳了,要让乳娘养,知道了吗?”
  顾夕颜一怔。
  齐懋生却在她耳边低语:“你只管孩子了,我怎么办?”
  顾夕颜掩嘴而笑。
  ******
  顾夕颜再次怀孕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燕地高层,各家的女眷都带了东西来看顾夕颜,梁掌珠本来也想去的,可上次在齐府的遭遇又让她心里有点忐忑,而且,她还有一些私学上的事急需商量顾夕颜。
  梁掌珠就托徐姑娘去见顾夕颜:“你去看看情况……”
  徐姑娘很意外:“我吗?”
  梁掌珠笑着点头:“多和少夫人接触一下,对你以后有好处!而且,国公爷的意思,想让齐家来掌管私学和孤儿院,你去,也和少夫人约个时间,我想单独和她谈一谈。”
  徐姑娘微微有些吃惊:“齐家想掌管私学和孤儿院?那这样一来,岂不又办成了官学和义庄?”
  梁掌珠也正为这事担心,她眉宇间就流露出几分郁色:“所以要和少夫人好好的商量商量……”可她上次去,燕国公府的两位主人都没有见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回避这件事。“本来这事就是少夫人帮着办起来的,可我管了这么多年,哪能没有一点感情……”说到这里,她不由流露出几分伤感。
  针线班子也好,私学也好,孤儿院也好,对那些孤儿寡母的人有多大的帮助,没有人比她的体会更深了。现在是齐灏当国公爷,又有顾夕颜支持这件事,就算是交到官衙,相信那些人也会好好的管理。可十年之后,百年之后呢……也许她考虑的太远了,可她真心希望这些事能薪火相传的办下去。
  “徐姑娘,你就帮我走这一趟吧!这件事,其他人去,我还真的不放心!”
  徐姑娘温和的眸子渐渐变得笃定,她微笑着点头:“您放心吧,我一定会把您的意思转达给少夫人的!”
  ******
  顾夕颜是怀孕,又不是生病,可趁着这个机会想和她接近关系的不在少数。
  水至清则无鱼。
  顾夕颜并不介意这种交际应酬。但当她看到徐姑娘的时候,还是微微有点吃惊:“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徐姑娘给她请了安,笑道:“梁姐姐有事走不开,所以特意让我来看看少夫人。”
  顾夕颜这才放下心来,让人上了茶。
  徐姑娘谢了一声,接过茶来客气地饮了一口。
  茶到口中,她就怔了怔。
  顾夕颜见状,忙道:“怎么,是不是不好喝?”
  徐姑娘见顾夕颜很关心的样子,欠身笑道:“不是。这茶很好喝,好象是江南的毫针……我很多年都没有喝到这样的好茶了。”
  顾夕颜就笑道:“看样子你是个懂茶的人,难得你喜欢,我让人给你包一斤带回去喝吧!”
  “一斤!”徐姑娘怔了怔。
  顾夕颜就解释道:“宝剑赠英雄……我是个不喝茶的人,你既然喜欢,多拿些去好了。”
  毫针一向是贡品,到了燕地,那就更是千金难求了。徐姑娘是个懂茶的人,自然知道这其中的珍贵,对于顾夕颜的大方,她有些不好意思:“这也太贵重了……”
  贵重与否,因人而异的吧!
  顾夕颜毫不在意,让杏雨去找端娘拿茶叶。
  徐姑娘就趁着这机会委转地把来意说了。
  顾夕颜认真地考虑了一会,道:“我知道刘家少奶奶的意思了,这件事,我们的确要抽个时间谈谈才好。你去帮我问问,看她今天下午有没有空,能不能来一趟。”
  徐姑娘来的目的达到了,心也安了下来。
  趁着等杏雨拿茶叶的机会,两个人闲聊了几句。
  顾夕颜心里暗暗有些吃惊。
  这位徐姑娘品味很高,而且对时事政局也有自己的见解,不象是一般的女子。
  两人正说着话,春秀就进来禀道:“少夫人,花生胡同的大少奶奶来看您了!”
  方少芹吗?
  顾夕颜微怔。
  两人还是今年正月十五见过一次面。
  “快请进来吧!”顾夕颜笑道。
  徐姑娘就站起身来:“夫人有客,我就回避回避吧!”
  大家都是女的,有什么好回避的。再说了,这屋子只有这么一点大,回避,能回避那里去。
  谁知道徐姑娘竟然准备去耳房。
  那可是顾夕颜的梳洗如厕的地方。
  顾夕颜皱了皱眉:“徐姑娘,你也是个大方的人,何必如此拘礼!”
  徐姑娘脸色一红,正要说什么,方少芹已撩帘而入。
  看见有人,她只是淡淡地瞟了一眼。
  现在燕地只有是能拉得上一点关系的,都会往顾夕颜屋子里跑。
  她并没有在意,笑道:“哎呀,还有客人啊!”
  顾夕颜就向方少芹介绍:“这位是我们慈心孤儿院的院长。”
  徐姑娘低垂着头,姿态间带着几份卑微地朝方少芹曲膝行了一个礼。
  方少芹淡淡地点了点头,坐到炕前笑着问了问顾夕颜的情况。
  寒暄了两句,杏雨带了茶叶来。
  徐姑娘就远远地给顾夕颜行一个礼,轻声道:“少夫人,那我就先走了!”
  顾夕颜点了点头,喊了杏雨送徐姑娘出去。
  她回过头来,准备再和方少芹说几句话,却看见方少芹的脸色煞白,神色惊恐,一副魂不守舍的仓皇模样。
  “少芹,少芹,”顾夕颜喊她,“你这是怎么了?”
  方少芹半晌才回过神来:“没,没什么?”
  话虽如此,她却立刻起身道:“婶婶,我还有事,先走了!”没有等顾夕颜有什么表示,她就如被鬼追似的急匆匆地出了门。
  顾夕颜就朝着杏雨使了一个眼色。
  ******
  方少芹不顾仆妇们惊诧的目光,提着裙摆一路追了出去。
  当那个削瘦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时,她不由大声喊道:“徐姐姐,徐姐姐,请留步!”
  瘦弱却显得柔韧的身影顿了顿,然后有些无奈地转过身来:“少芹,好久不见了!”
  方少芹泪盈于睫:“徐姐姐,真的是你!”
  徐姑娘轻轻点了点头:“可不是,真的是我!”
  当年,徐姑娘出事的时候,大家都不敢相信,后来被送到了道观,然后象所有曾经有过这种经历的女子一样,消失在了大家的视野里,消失在了大家的心中……却没想到,有一天,会在这种情况下相遇。
  为什么会发生那种事?又为什么会到了燕地?这些年是怎么过的……
  有很多的话要问,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徐姑娘淡淡地笑,为方少芹解围:“我没有做那些事……”
  “那你为什么不到跟六伯母解释解释?”方少芹不解地问。
  徐姑娘望着她明了的笑:“方家的人知道,徐家的人也知道,何必要我这小女子出面去解释。”
  “徐姐姐,您这是什么意思?”方少芹惊愕地道。
  徐姑姑却答非所问地道:“当时,我也不甘心,想知道为什么,所以从道观里逃了出来。后来,我知道了一些事,准备到燕地来,找燕国公齐灏……可这一路行来,却让我觉得自己的痛苦在真正的苦难面前是如此的卑微……少芹,你的事,我也知道一些。有时候,人要学会退一步……”
  方少芹怔怔地望着徐姑娘,眼泪如雨般地落了下来:“徐姐姐,你不知道,你不知道我受的是什么罪……你要是知道,也不会说的这样轻松了……”
  徐姑娘犹豫半晌,上前轻轻地搂住了方少芹:“我怎么会不知道……我曾经也是其中的一个……”
  那和善的语气,温暖的怀抱,她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了。
  方少芹扑在了徐姑娘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我自幼就和方少卿订了亲,他却迟迟不愿意来迎娶我,总说,男子汉大丈夫,应先立业后成家。我听了,只有高兴,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有责任心的郎君。可他中了状元,却不入仕,也不提成亲的事,反而到各地去游学,说是为了趁着年轻的时候增加一些见识。方伯父不同意,可方少莹却每每为方少卿解释、开脱。我心里隐隐觉得不对劲,就有意地接近方少莹,希望能从她那里得到一点点消息。”徐姑娘轻轻地拍着怀里的方少芹,面带微笑的望着一碧如洗的天空,好象是在讲别人的故事,“有一天,我在方少莹那里做客,看见方少卿的小厮在少莹屋门前徘徊,好象很着急的样子,而少莹见了,竟然不动声色,派了贴身的晓月去见那小厮……他们两兄妹的这番举动,更是让我觉得鬼祟,我就让秋吟跟着她们……谁知道,秋吟竟然一去不返。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又不知道这件事与方家有没有关系,而我最担心的是怕父亲知道了去找方家的人理论,所以我偷偷地去找方少莹,想让她帮我打听打听。方少莹不断地向我保证,很快就会有消息的。可过了几个月,秋吟的事都没有给我一个准确的回音。突然有一天,方少莹约我去徐家城外的一座别院见面,说是有了秋吟的消息。我心里虽然觉得不妥,但是自家的庭院,我还是去了,谁知道……竟然就出了那样的事!”
  方少芹抬头,神色游离:“你是说,你是说,是方家害了你?”
  徐姑娘疏离地笑:“我们徐家,又何曾脱得了关系……”
  “徐姐姐……”方少芹满脸的震惊。
  “少芹,我跟你说这些,是希望你看得更明白一些,选择一条能活下去的路走而已!”徐姑娘怜悯地望着方少芹。
  “能活下去的路走……”方少芹神色恍然地喃喃自语。
  ******
  梁掌珠那边,一接到消息就梳装打扮了一番去见了顾夕颜,而且开门见山地谈了自己的想法。
  顾夕颜听了,沉吟道:“如果办成民间的,以后也一样会面临很多的困难。我的意思是,能不能大家合办,由我们来具体管理,依靠官家的势力……”
  梁掌珠道:“我也考虑过,只是觉得可能性不大。”
  顾夕颜就想到了现在一些基金会的运作模式,然后换成梁掌珠能理解的方式讲给她听。
  两个人一直说到了太阳西下才有了一些章程。
  “就照少夫人的意思,我再商量商量韩姐姐,到时候,少不了要请您出面帮着圆圆场。”梁掌看天色不早了,就笑着结束了今天的话题。
  顾夕颜笑道:“瞧您说的。说起来,这件事还是我给闹起来的,累了少奶奶一年四季操劳。”
  两人说了几句客气话,顾夕颜就要送梁掌珠出门。
  现在这个时间,谁敢让顾夕颜随便走动,梁掌珠自然是态度坚决地推辞。
  两人就站在门口寒暄了几句,顾夕颜就看见红鸾带着几个小丫头走了过来。
  她不由地暗暗着急。
  这个丫头,可别这时候出什么状况才好。
  梁掌珠也看见了红鸾,就笑着给红鸾行了一个礼:“三姑娘,好久不见了!”
  红鸾神色间就有了几份拘谨,她曲膝给梁掌珠还了一个礼,客气地喊了一声“少奶奶”,倒把梁掌珠吓了一大跳。
  顾夕颜忙把梁掌珠支走:“少奶奶还是赶快去趟龚府吧,说起来,这事还有些急!”
  梁掌珠应了一声,又和红鸾打了一声招呼,这才转身离去。
  梁掌珠一走,红鸾就满脸期待地望着她:“刘谨她娘是你叫来的吗?”
  顾夕颜解释道:“是啊,找她来是为了私学和孤儿院的事!”
  红鸾的眼神就渐渐暗淡下去。
  魏夫人对崔氏说的话,端娘已经委婉地告诉了她。
  红鸾进屋给顾夕颜请了安,就要走。
  顾夕颜奇道:“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怎么人来了,却不说了呢?”
  红鸾很少出晚晴轩,就更谈不上和顾夕颜有什么交流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