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清平乐 > 第一百零五章

第一百零五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秦沅觉得,倘若当初她不曾求圣人将周黎弄进来,她在深宫中大约会寂寥地过完此生,毫无乐趣可言。由此可见,将周黎弄到自己身边,是个正确的选择。

    然而,倘若当初她决定就此不见,照着她原本的想法,将周黎从晋王府中脱离出来,发还本家,之后的许多日子,她大约不会如此,如坐针毡。

    出身于书香门第的周黎是个纯粹之人,她从不会以恶意去揣测任何人,哪怕是待她没有一丝敬意的夏侯衷,她也从不曾怨过他。可就是如此纯粹善良的人,她心中又有自己的坚持,她默默笃行着,谁都无法动摇。

    分隔多年,好不容易可再相逢再相伴,过往的恩怨纠葛,秦沅实是不愿再去计较。周黎就在她身边,她仍然是多年前令她心动的那个女子,就是现在,她依旧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深藏在心底,从未有一丝褪色的爱意。

    此时,周黎站在她身前,低眉顺眼。

    秦沅斜靠着软榻,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她清晰地感觉到,自从掖庭将她带回,周黎便一直十分疏离,她不对她要求什么,到了她面前,,亦无任何谈兴,仿佛在掖庭的那段日子,已磨尽她的生机。

    秦沅突然笑了笑,她道:“阿黎,你看我今日妆容,可算得上动人?”

    周黎转过头来,她的目光是轻柔的,她向来都是如此温缓的一个人,她迟疑了片刻,终是平心而论:“殿下素来动人。”

    殿中只有她们两个,有她在的时候,秦沅不喜有他人打扰,可分明只有她们二人的寝殿,却仿佛有千千万万人隔在她们之间。周黎与她,疏离而遥远。

    她刻意地与她保持着距离。

    秦沅站起身来,徐徐行步:“你称我殿下?你可是连我是谁都忘了?”她一面缓缓地说着,一面朝她靠近,分明是不紧不慢的姿态,却逼得周黎后退了一步。

    秦沅扬唇:“你若是真忘了,我就让你记起来,你若是装作忘了……”她顿了顿,看着周黎,笑得甚是温柔,“你可真是忍心。”

    她说的,直白已极。

    周黎又不是傻的,岂能不知秦沅的心,阿沅兴许怨她过往的狠心,恼她不愿亲近的冷漠,可她到底是心疼她的。阿沅一直在她心里,她对她的情,会隐藏,会隐忍,却从未遗忘。可正因此,她才不要去拖累她。

    女子立世,本就艰难,半点声名都毁不得。宫中人来人往,光是长乐宫上下,便不止百人,人声鼎沸,人云亦云,禁宫深处,最不缺的便是流言蜚语。

    阿沅现在是可以将宫人都遣退,只留她在殿中,可是,往后的日子还那么长,难道能一直掩饰下去?总有掩不住的一日,到时,如何收场?让阿沅陪她一起,为人指责,不得善终,牵累家人?

    周黎慢慢的舒了口气,她白皙柔美的颈项掩在在寻常不过的宫人衣衫之下,却显得如此柔婉动人,她却不知,哪怕她一个眼神,一个回首,都对秦沅,有莫大的吸引。

    “阿沅,”她觉得,不能这样下去了,总得说个分明,那一日,圣人过来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她怎么敢,让阿沅为她冒险。周黎微微叹息,说道:“你调我去别的宫室吧?”

    秦沅的神色蓦地一变,只觉得她脸上努力维持的平静被人整个的剥了下来,毫不留情的捏碎,她盯着周黎,问:“你要去哪处宫室?”

    哪处宫室?周黎认真地想了一想,与皇后无交集的宫室,当是许多的,只是她对宫中并不熟悉,便也说不出详细的名称,细细地想了片刻,还未等她说出答案,便听秦沅惨笑道:“是不是哪处都好,只要不在这里?”

    周黎下意识地就要否认,可转念一想,拖泥带水终非良方,她便沉默以对,算是默认。

    秦沅心头钝痛,她摇了摇头,叹息一般地道:“我怎么忘了,你向来心狠。你能推开我一次,自然就能有再次。”

    她的语气,十分伤感,让周黎跟着心疼,然而只瞬间,秦沅便轻笑起来,捏住周黎的下颔逼她抬头,逼她与她对视。周黎茫然,待看到秦沅眼底的痛楚,她只觉自己瞬间失语了一般,说不出话来。

    秦沅的笑意尚未收敛,她看着周黎,慢慢地说道:“你一点都没变,狠心又无情,可你忘了,如今,与过往已是不同,你唯有从我之命,并无它途可行。”

    既然让她做成了,圣人为圣人,她为皇后,也重新拥有了阿黎,哪有放弃的道理,她为她做的,她丝毫不知,无情却偏打着有情的幌子,可这有什么关系,阿黎如今,只能任她摆布。

    秦沅说罢,不顾周黎眼中那一抹受伤与无措,对着那朱唇,毫不犹豫地便亲了下去。

    呼吸靠近,唇上触感柔软,是女儿家特有的细腻,周黎蓦地睁大了眼,她们从来发乎情止乎礼,就是从前朝夕相处,也从未如此。这般直白的表达,还是头一次。周黎浑身都僵直了,秦沅环住她,丝毫不容她退却,越吻越深,凭着本能,凭着爱意,凭着恼恨,将周黎逼得节节败退。

    唇齿相依,柔软的触感,酥麻的悸动,直抵人心。秦沅发现了其中的好处,她搂住周黎纤软的腰肢,让她紧紧地贴着自己。她越发深入,柔软湿润的小舌使得周黎无处躲藏,她的身体,渐渐的软化,渐渐靠在秦沅的怀中,渐渐无法动弹。

    秦沅分开了一点,周黎就靠在她的怀里,脸颊绯红,双眸含着莹润的水光,如此,娇媚诱人。

    秦沅禁不住笑了,她一个闪身,将周黎推到软榻上。

    “阿黎,”秦沅覆身上前,将周黎锁在身、下,“你要听话。”

    周黎双目迷蒙,胸口不断地起伏,秦沅满意极了,她突然觉得,与黎娘多话着实浪费辰光,不若直接动手。

    衣衫凌乱,轻薄的宫装皱起,秦沅探索着去寻衣带,周黎让她亲得昏了头,好不容易反应过来,只觉腰间一凉。周黎大惊,她一把握住秦沅探到她衣中的右手,她的眼中满是惊恐:“阿沅!”

    秦沅只觉得自己被魔怔了一般,怎么都不舍的停下。她看了她一眼,道:“你若想叫殿外的宫人耳闻,只管高声叫喊就是。”

    她说罢,便不依不饶地将周黎的衣襟掀开,显出里头红色的肚兜来。

    若是让宫人知晓,阿沅还如何统御后宫,若是再传出去,阿沅怎么办?周黎惊惶无措,秦沅不依不饶的动作让她想到那一夜,夏侯衷闯入她的房中……周黎害怕,羞耻,不安,可她仍是闭了口,她咬住下唇,眼中溢满了泪。还剩一层,就要赤身*,再掀开这最后的防御,她便要委身与她,她们之间本就说不清的矛盾,便更不清不楚。可就算如此,周黎仍是拼命地咬出了唇,让自己的惊惶,悲戚都锁在喉中。

    肚兜的带子系在背后有些难解。秦沅的掌心,滑过周黎赤、裸光洁的腰身,抚摸着她的如玉般细腻光滑的背,阿黎的身躯,在她的掌中轻颤,秦沅兴奋不已,她要得到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