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老李闯江湖 > 第十二章 人生憾事何止二三

第十二章 人生憾事何止二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顿丰盛的晚餐吃的几人是直拍肚皮。
  回去的路上,李青崖摸着吃撑的肚子,舒服地打了个饱嗝,从来没有这么满足过。
  这个饭馆里的菜做的好吃是一方面,另外也是好久没这么正式的吃过饭了,一直被神仙姐姐带着在天上飞啊飞的,刚开始或许还不觉得什么,还有风景可以看看,看着陆地在自己眼中一点点的变小,只觉得天地小小又好大。
  可再美好的风景也有看累的时候啊,时间长了,不仅眼睛累,身体也累,神仙姐姐的储物镯里是有好吃的东西,可东西再好吃,在天上飞的时候吃什么都感觉像是味同嚼蜡一样,今天这顿饭可真是吃的太爽了,根本就是两种不同的感觉。
  突然感觉到有些困,就看向了和林青玉手牵手正在有说有笑的秦苏,问了一句,“秦苏师姐,我好困阿,晚上我要睡在哪里呀?”
  卿意走在最后正生着闷气,白高兴了一场不说,现在一打嗝嗓门里还一股子的萝卜味,就瞥眼瞅向那个家伙,睡个屁的睡,咋的?吃完就睡,你是猪啊?
  莲蓉没等秦苏回话,就抢先说道,“青崖小哥哥,我房间里有地方的,要不,你去我房间睡怎么样?”
  卿意听见莲蓉这么说,那个气啊,平时我想去你房间里溜达溜达,你说不方便,男女授受不亲!好,不让我去那我就不去呗,可现在你当着我的面,邀请一个别的男人去你房间,还是睡觉,可真是欺人太甚!不行,可不能让那个臭小子占了莲蓉的便宜,李卿意攥紧了拳头,小子,你要是敢答应莲蓉师妹,看我不打死你。
  总算李青崖摆了摆手,对莲蓉说道,“不了不了,还是谢谢莲蓉妹妹的好意,哥哥心领了,你说我一个大男人,进你女孩子的房间多不方便啊,还是算了,算了。”
  好小子,算你这家伙识相,老子今儿就大度一点儿,饶你小子一条小命儿。
  卿意叉起双手,托着后脑勺。看向了李青崖,“哎呀,你说咱们岚梦阁这屁大点儿的地方,后院就只有那么三个睡觉的房间,秦苏师姐一间,莲蓉师妹一间,我一间,就全都给占没了。说句老实话,哪有你这个家伙睡觉的地方啊,要不这样吧,你小子今天晚上就凑合凑合,睡柴房去吧。”
  莲蓉一瞪眼,看着李卿意道,“你这小子是不是不想活了,怎么能让青崖哥哥去睡柴房呢?我看还是你去睡柴房差不多。”
  卿意撇了瞥嘴,“我才不要去睡柴房呢,谁爱去谁去,反正我是不去!”
  莲蓉呵呵道,“你不去睡柴房,那我就让青崖哥哥睡我房间了。”
  卿意气得脸红脖子粗的,放下手臂,瞪眼看着莲蓉师妹,话都气的说不出来了,“你...”
  莲蓉则看着卿意,嘻皮笑脸道,“你什么你,话都说不出来了吧,一边歇着去吧您呐。”
  “好了,好了,都别吵了,像个什么样子!青崖你今天晚上就和卿意挤一挤吧,青玉呢,就去我房间里睡好了,正好我还有话要跟青玉说呢。那就这么着了,真烦人,你俩再吵的话,今天晚上我就把你俩都丢柴房里去。”秦苏看着两人都吵起来了,那个烦人劲儿,只觉得吵得自己的脑瓜子嗡嗡的,就对着三人说道。
  卿意见师姐这么说了,眼睛一亮,这主意好啊,你说这孤男寡女的,深更半夜的,哦哦?是吧...就要说话,“那可真是太谢谢...”
  秦苏落后两步,抬起一脚,将话都还没有说完的卿意一脚就踢飞了出去,“师姐我说话像放屁呢?你这小子还没完没了了?”
  只见卿意啊的一声惨叫,直接被一脚怼到了道路一边的墙上,伸着双手扒着两边的墙壁半天才把自己从墙里给抠出来,墙上边留下了一个人形的窟窿,尘土扑簌簌的落下,也多亏了墙壁厚实,不然还真给踹到人家的院子里去了。
  卿意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呲牙咧嘴的追了上来,看看几人,又郁闷的低下头去,长长的叹了口气,“哎...”莲蓉看着卿意这幅惨样儿,嘿嘿的笑了起来,“某些人呐,就是欠揍。”
  秦苏回过头来,“没说你是吧?你再笑?再笑的话我也给你一脚,你们俩这孩子,可真是太难带了!”
  莲蓉双手捂住嘴巴,偷偷笑着,“师姐,我不说话了,真的不说了。”
  见秦苏回过头去,就偷偷的用肩膀撞了一下李青崖的手臂,李青崖见莲蓉撞完自己还偷笑,就也撞了她一下,莲蓉又撞了回去,李青崖接着撞她....
  打打闹闹,很快就回到了岚梦阁的门口。
  秦苏正要开门,突然看见旁边台阶底下蹲了一个人。
  刚才也没注意,是真的没想到大半夜的,还会有人来岚梦阁买东西。
  几人朝着那个人走去,原来是一个老头正抱着双手蜷缩在一个角落里,正值深秋,天气也渐渐的凉了,到了晚上气温就更加的低了,老头身上穿着一件厚厚的粗布衣裳,仍是在那儿冻的直哆嗦。
  秦苏打开锁,开了店铺的门,把钥匙收好。朝着老头走了过去,弯下腰问了一声,“大爷,您是要买什么东西吗?这么晚了,您还等在这里,冷不冷啊?冻坏了吧,要不咱上屋里暖暖?真是不好意思啊大爷,今天朋友来店里,我们刚刚出去吃饭去来着。”
  老头抬起头来,借着檐下灯笼模糊的光线瞅了瞅几人,对秦苏说道,“我不是来买东西的,我是来找后边那两位少爷和小姐的。”,说着,指了指林青玉和李青崖。
  “找我的和青崖的?”林青玉走上前来,边走边寻思:在白陇城里我也没熟人啊?青崖也是第一次来,就更别说他了。
  李青崖只是觉得声音有些熟悉,待仔细瞅了瞅后,才发现这不是今天下午坐马车时一起说过话聊过天的那个老爹吗?就连忙扶起他来,说道,“老爹,是您啊,您怎么来了?瞅给您冷得,快快快,走,咱们上屋里暖和暖和,再说话。”
  林青玉这时也认了出来,陪着李青崖一同搀着老头走进了店里。
  秦苏跑在几人前头,率先搬来了一把椅子,等着老头坐下后,对杵在门口的卿意说了一句,“快快,卿意,快给老先生泡杯热茶过来。”
  卿意还在生着闷气,见秦苏叫他,他就看了秦苏一眼,“哼”了一声,就别过了头去。
  秦苏见他这个样子,随手抄起一个东西就砸了过去。直恨得牙根儿痒痒,不就踹了你一脚嘛,我可是你亲师姐啊!你至于这个样子?就说道,“李卿意!我给你脸了是不是?我让你去给老先生泡杯茶,你装啥聋子呢?又皮痒了是不是?你就说到底去不去?去不去!”
  莲蓉捡起师姐丢出的东西,说道,“要不还是我去吧。”说着,就要向后院走去。
  秦苏喊住了莲蓉,不让她去,“我就要让李卿意去,咋的?李卿意,师姐现在说话不管用了是不是,真是个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憨货,李卿意,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要是不去,可就别怪师姐对你不客气了!我数到三啊,三,二...”
  卿意见师姐是真的生气了,才不情不愿的嗯了一声,“嗯,知道了,师姐!”
  咬牙切齿的说出最后两个字,李卿意才慢慢悠悠的走去了后院,林青玉看着气的脸色发青的秦苏道,“师姐,算了,卿意还是个比青崖还要小的孩子呢,等他再长大些,就懂事儿了。”
  秦苏跺了跺脚,道,“青玉你别管啊,你说这小子都十四了,比莲蓉还要大一岁呢,可瞧着怎么就那么欠揍呢?哎,我算是服了他了。”
  李青崖正在低头跟老头说着什么,听到这里,抬头笑道,“嘿嘿,师姐你别生气,其实我小时候也跟他一样一样的。”
  林青玉拍了一下他的头,“还你小时候,我要是没记错,你小子也才十五岁吧,也就只比卿意大一岁,装啥小大人儿呢?”
  李青崖囧了一下,看着林青玉问道,“那神仙姐姐,你几岁了啊。”
  林青玉咳咳两声后没理他,秦苏在一旁笑道,“青玉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今年好像是十七岁了吧?是属兔的?可爱的小白兔,嘿嘿。”
  李青崖在旁听到后点了点头,“嗯,我是属牛的,那就没错了。”
  莲蓉看到卿意这么久了还是没有回来,就知道那个家伙一准儿又是在哭鼻子呢。
  他打小儿就爱哭鼻子。记得那是在一个冬天,刚刚下完了一场大雪,正是雪化的时候,特别特别的冷。
  娘亲那时生了一场很严重的病,舍不得花钱看病,就蜷缩在被窝里面,疼的翻来覆去的打滚儿,大冬天的,天气又那么冷,娘亲却出了一身的汗。
  爹爹刚刚和他那个狐朋狗友张三一起喝完酒,一身酒气的回家来了,来到床前的时候,看也不看痛苦打着滚儿的娘亲,一把推开了娘亲后,从褥子角落下面的一个小盒子里,掏了几枚铜钱出来,揣进了怀里面。
  然后踹了一脚娘亲,嘴里骂骂咧咧的,“就这么点?快说,你这个死婆娘到底把钱都藏哪里去了?”
  娘亲顾不得疼,脸色苍白的看着爹爹,小声说道,“家里真的没钱了,都让你给/赌/光了,咱们家现在连饭都快吃不起了。”
  爹爹又踹了娘亲一脚,“别扯那有的没的,你哥上次来咱家看你这个妹妹,是给了你一锭银子的,我当时都看见了,好家伙,那锭银子足足得有二两吧?你哥倒是疼你这个妹妹啊,自己家日子过得不咋地吧,还舍得给你那么多钱,别是从哪偷来的吧?你快把钱掏出来,张三他还在门口等着我呢,等我赢了钱回来,就去给你请郎中治病。”
  娘亲抬起头来,眼神里满是鄙夷的看着爹爹,“你别把我哥想的跟你一样不是个东西,我哥才不会做那偷鸡摸狗的事情呢,那钱是我哥卖了家里的牛才...”
  爹爹打断了娘亲的话,“我才不管那钱是怎么得来的,总之你快把钱掏出来,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啊!”
  娘亲当时看着爹爹眼睛里满是失望,乞求着说道,“马存良,算我求求你了,那钱你真的不能拿去/赌/了啊,我哥给我这钱,是让蓉蓉上学堂用的啊,,真的不能给你啊。”
  爹爹当时看着娘亲,好像真的有点心软了,可门口那个叫张三的真的是坏透了!又叫了一声爹爹,催着爹爹快快出去。
  爹爹一想到/赌/钱,眼里的那点光芒也消失了,就又踹了娘亲一脚,“蓉蓉一个女孩子家家,上个屁的学堂啊,你快把钱掏出来,还让老子自己搜啊?”
  说着,爹爹就真的从娘亲身上搜了起来,大冬天的,娘亲又生着病,都快被/扒/光了,当时的娘亲得多冷啊。
  自己那时又还太小,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蜷缩在角落里面,吓的撕心裂肺的哭喊着,而爹爹当时看着大哭的自己,大骂道,“你个小丫头片子,赔钱的货,哭什么哭,真几/把烦,再哭,你再哭老子把你卖/yao/子里去。”
  说完,爹爹就把搜出来的银子揣兜里,心满意足地走了。
  见爹爹走了,娘亲就费力的穿好身上的衣服,把自己搂进了怀里面,虽然疼的浑身颤抖,可仍是颤抖着手擦干了自己脸上的泪水,轻声在自己耳边呢喃着,安慰着自己,却更像是在自说自话,“蓉蓉乖,蓉蓉不哭。不知道你爹到底是怎么了?那可是蓉蓉你上学堂的钱啊,你爹他真的变坏了,蓉蓉啊,你说娘亲要是有一天真的走了,不在你身边了,那蓉蓉你以后可该怎么办呐?留下你一个人在这世上,叫娘亲怎么放心的下呢...我怎么放心的下啊...”
  还没说完,娘亲就倒在了自己的怀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了,自己当时的无助,又有谁能够明白呢?
  给娘亲盖好被子,自己一个人就跑了出来,偷偷安慰着自己娘亲只是睡着了,可脚下还是越跑越快,等到自己找到爹常去赌,钱的地方时,一眼就看到了爹爹的那个朋友张三正在抱着爹爹,爹爹当时浑身是血,倒在冰天雪地里面。看到自己过来,那个张三好像看到了救星一样,跟自己说了一句,“丫头啊,你爹他赌,钱耍老千,被人发现了,就被人拖了出来打了一顿,可能下手有点重了,你爹他就....就....唉,你看我身上也有伤,真的不是叔见死不救你爹啊,丫头啊,你想开点,人死不能复生,叔这就去叫人过来,你就在这看着你爹别乱跑啊....”说完,那个张三就跑了。
  记得自己当时看着倒在地上的爹爹,心里真是恨极了他,“都是你的错,娘亲才...”自己在心里骂着爹爹,“你落成今天这个样子真是活该!”可又一想起从前爹爹抱着自己玩耍的时候,那时的自己该是多么的幸福啊,就再也忍不住了,扑到了爹爹的身上,当时爹爹的身体就像是冰块一样,真凉。
  那一天,自己同时失去了爹爹和娘亲。
  后来,没爹没娘的自己只能去要饭了。
  就在那个冬天里,自己有好几天都要不到饭,就快要饿死了,一个高大的男人突然带着一个满脸鼻涕的小男孩走到了自己面前,那个男孩正在拿着一个馒头啃着,当时看着他手上那半个雪白的馒头,可真是想吃啊。
  就在自己偷偷咽着口水的时候,那个小男孩突然就递上了他手里的馒头,自己真的是饿极了,虽然那个馒头上全是他的鼻涕,可自己仍是张开嘴就咬了上去,一下子就咬到了他的手上,疼的他直接就哭起了鼻子,当时他的样子可真的是太好笑了。
  那个小男孩虽然脸上哭着,却仍是轻轻摸了摸自己的头,叫自己放开,等到自己咬了半天咬不动才意识到咬伤他了,就连忙撒开了嘴,没想到那个家伙却把半个馒头都放进了他自己的嘴里,还朝着自己笑,当时他的脸上,鼻涕和泪水都还没擦干净,嘴巴里面嚼着馒头,对着自己吧唧嘴,朝着自己做起了鬼脸,自己当时真的是又气又饿,特别特别的委屈和伤心,就控制不住的哭了起来。
  没想到那个家伙突然又摸了摸自己的头,等到自己抬起头时,他对自己说,“妹妹不哭,你看这是什么?”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牛皮纸包,里面有着好几个白花花的馒头,还有着一个鸡腿呢!他把馒头和鸡腿都给了自己,对自己说,“妹妹,吃吧,我刚刚在逗你玩呢,我咬过的馒头脏,给你吃这些。”
  自己当时吃着馒头,那个高大的男人就站在一边,男孩呢,就给自己讲起了笑话,他讲的笑话其实一点也不好笑,可当时的自己还是笑了出来,心里想着,这两个人真的很好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