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天庭小官下凡记 > 第一百一十五章:王之正游说黄立极

第一百一十五章:王之正游说黄立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黄立极听到王之正夸他“修己明道”,不禁微微一愣,笑着看着王之正说:“噢?王大人是这么看的?那你来说说,老夫哪里称得上这几个字呢?”
  王之正微微一笑说道:“黄阁老一生,立言,立功,立德,圣人要求的三项,您老都做到了,而且恪尽职守,为国操劳,当然配得上这几个字了。”
  黄立极点点头,说道:“作为一介读书人,立言与立德自叹做的还可以,至于立功那就称不上了。”
  王之正马上表示反对:“东林党熊廷弼,好大喜功,辽东边防,刚愎自用,大人当机立断,不惧得罪东林党,让熊廷弼得到他应该得到的下场,这就是立功!”
  王之正这几句话,一下子戳中了黄立极的心事,处死熊廷弼,一直是他心里一个结。对于东林党来说,处死熊廷弼,就是跟东林党结下的血海深仇。如今王之正竟然赞许,顿时有种知音之感。
  黄立极看了看王之正,笑呵呵问道:“哦,王大人觉得熊廷弼该死?”
  王之正点点头,说道:“雷霆雨露皆是圣恩,裁度处决熊廷弼,那是圣上的旨意,您只是作为一个朝臣,说出了你的观点,熊廷弼有何冤屈!似他那样刚愎自用,拿着国家的边防做实验,迟早会坏了边防,换了在下,也要进言处决熊廷弼传首九边!”
  黄立极沉默了,喝着茶不回答王之正的话题,他不愿意提起那个名字。熊廷弼,这个人,虽然是由自己亲手毁灭的,可是这个疙瘩,却是怎么都解不开。
  但是王之正这几句话,等于帮他解开了一个心结。
  黄立极幽幽叹息道:“清流,东林党,掌握着舆论,他们把老夫描述成卑鄙无耻之徒!”
  王之正不屑地说道:“东林党才是宵小之徒!您想想,他们为了一党之利,排斥异己,挑起党政!我大明帝国的元气,就是被他们给泄掉的呀!他们掌握着舆论,凡是不是他们党人,就大肆贬低,就连皇上下的每一项决议,他们都要讨论,他们抵制国家对东南财阀收取税捐,影响国家财政来源,国家没有钱怎么边防、赈灾!这是对政务的扰乱,这是对帝国大厦釜底抽薪啊!”
  王之正越说越激动,他站起身,慷慨激昂的气势,丝毫不亚于东林党人。
  这几句话,说出来的都是王之正的心里话,句句属实,他对东林党也是这样的态度,王之正为了信王能够获取支持,虽然伸出橄榄枝,但绝对不是东林党在阉党的卧底。
  黄立极彻底打开了心结,他站起身,肃然的向王之正作揖:“王大人,您是老夫的知己!请受老夫一拜!”
  王之正赶紧扶起黄立极:“阁老,怎么能当得起您的大礼,快快坐下!”
  王之正扶着黄立极坐下来,然后也坐了下来,他说这么多,希望黄立极可以敞开心扉,可是黄立极心如古井,扔下这么多石头,始终没有激起一朵浪花。
  王之正看黄立极还是没有对他敞开心扉,于是决定下点猛料。
  王之正微微一笑,从怀里掏出来信王朱由检的一枚随身玉壁,双手递了上去。
  黄立极不解的问道:“王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
  王之正恭恭敬敬的说道:“这枚玉壁,是先帝赏赐信王朱由检的,信王昨日来我府上,托我把它进献给您,并谓我曰:玉者,国之重器!只有黄阁老当得起这枚玉壁!”
  听到王之正把信王抬出来,黄立极霍然起身,警惕的盯着王之正:“王大人,我与信王素无往来,请你收回玉壁,无功不受禄!”
  王之正心里明白,黄立极以为自己是魏忠贤派来试探他的,所以抖起警觉。
  王之正也不着急,他缓缓的收起玉壁放进怀中:“黄阁老,如果您与信王素无往来,也没打算往来,那我就把玉壁带回去还给他,并告诉他,您不收他的玉壁,也不愿意与他有所往来。”
  然后径自坐回原位,一边品茶一边盯着黄立极观察黄立极的反应。
  王之正又补充了一句:“哦,对了,黄阁老,信王爷是个忠厚之人,您如果没有结交之意,想来以后再想结交,就晚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