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天庭小官下凡记 > 第七十六章:朱由检慷慨抒胸臆

第七十六章:朱由检慷慨抒胸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下着大雪,信王朱由检终于坐不住了,自从王之正出使金国到现在,已经两个月没有见过这个亲信智囊了,王之正回京之后荣膺禁卫军大统领这个位高权重的要职,朱由检更加坐不住了,他本来就因为缺安全感而敏感多疑,这时候王之正还是不来着自己,他真的有点坐立不安,心里没有谱,决定亲自来问问王之正情况,十七岁的少年朱由检索性坐着小暖轿上舅舅家崇国公府来造访王之正。
  这天王之正刚从大统领府回家,卧室里温暖如春,炉火烘烤着,好像窗外的满天雪花与他们一家根本没有关系。
  王之正在阮氏夫人的卧室里,跟阮夫人,侍妾柳青青,还有两个丫鬟紫绢,紫绮,五个人在闺房里打牌,言笑晏晏,打着牌,五个人轮流着讲笑话,打发寒冬枯燥的时光。
  这时候周成跑过来禀告:“大人,信王爷来了。”
  王之正一皱眉:“他这时候来干嘛,我刚荣膺禁卫军大统领,他都不懂得避嫌嘛!”说着,不情愿的放下手中的牌站了起来。
  柳青青看到官人王之正不高兴的样子,急忙劝慰道:“爷,你回京大半个月了,还没有跟他见面,信王肯定是按捺不住了,他毕竟还是个孩子嘛。”王之正冷笑道:“什么按捺不住了,还是信不过我王之正罢了!”
  柳青青赶紧给王之正披上披风,给他系上扣子,服侍王之正穿戴妥当,王之正大踏步走了出去。
  走到前院,只见信王朱由检穿着貂皮披风,背对着他负手立在雪中,望着院落中星星点点的梅花沉思。优雅的身形跟雪景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很有一种视觉上的美感。
  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却像是一个历尽沧桑的老政治家一样深沉。
  王之正在他背后沉声说:“信王爷,今天大雪封门,你怎么想起来到寒舍来串门了?”
  朱由检转过身看了看王之正,微笑道:“表兄,从你出使建州开始,就没有见过你,心中颇有些思念啊,所以今天特地来看看你。”
  王之正微微一笑,伸手延请:“王爷,请到书房喝茶。”
  朱由检跟着王之正走进书房,王之正二话没说,就把书房的门锁上了,然后拉着朱由检进了密室。
  进到密室,王之正埋怨朱由检:“王爷,你今天真不应该来这一趟,我升任禁卫军大统领之后,魏忠贤对我隐隐然也有了些不放心,昨天他还派客夫人来我府衙试探我。现在我这个位置,不能跟你随便交往,你今天来了我府上,今天下午消息就会传到老头子的耳朵里知道么?”
  朱由检听了王之正的埋怨,冷冷的说:“表兄一心一意为我谋划,难道我跟你见一面都这么难吗?还要顾及老贼这,顾及老贼那!”
  王之正看朱由检居然言语中带着酸溜溜的挖苦,不禁有点生气的说:“我所说的一切,都是为了不使魏忠贤怀疑你明白吗?你想想,你一向在老贼面前装疯卖傻,现在获知我手握禁卫军,马上就跑过来找我拉拢我,老贼会怎么想?他一定会以为你是在装傻,他一定会认为你有勃勃野心埋藏在心里!”
  王之正这几句话一下子说到了点上,朱由检恍然大悟。他摇着头懊恼的说:“表兄,这都怪,怪我太沉不住气!”
  王之正挥挥手:“没事儿了,既然已经来了,那就好好谈谈吧。”
  朱由检双手烤着火,想了想,才突兀的问道:“田尔耕是你杀的吧?”
  王之正看了看他的这个表弟,吭哧一声就笑了:“当然是了,准确的说是我命东林党人雇凶杀的!”
  朱由检不解的看着王之正:“田尔耕确实罪大恶极,早就该杀了,可是弟有些不明白,你回京前夜把他杀了是为什么?”
  王之正端着热气腾腾的大红袍喝了一口,淡淡的说:“我在关外,跟周成在下杨树林打闹,突然从两侧涌上来十几名杀手,如果不是我们躲进杨树林互相换了换衣服,周成在杨树林里吸引着杀手,我骑马突围喊来了贴身卫队,恐怕当时就命丧关外了。”
  朱由检眉毛一挑:“难道是田尔耕干的!?”
  王之正抿了口茶说:“是田尔耕干的,我活捉了一名杀手,他供述了田尔耕刺杀我的目的,是因为他也对禁卫军大统领的职位垂涎已久,因为魏忠贤当众许诺,我出使金国回来,就把禁卫军指挥使的职位交给我,他就狗急跳墙,准备刺杀成功,争取禁卫军大统领的位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