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天庭小官下凡记 > 第二十六章: 怡芳院拜会柳青青

第二十六章: 怡芳院拜会柳青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当天夜里,王之正就收到了毛一鹭家丁送来的五十万两银票。
  收到银票,王之正把一百名东厂缇骑集中到营帐门口的广场上,用手挥舞着银票说:“弟兄们,这是本将军昨晚在毛巡抚那里索要来的五十万两劳军的银子!这五十万两,其中二十五万两,我要敬献给我干爷爷,咱们的九千岁,剩下的二十五万两,五万两今夜喝酒玩女人,二十万两,咱们一百名弟兄,每人两千两!算是本将军给弟兄们一起奔波的奖赏!”缇骑们听到主人如此大手笔,大笔一挥每人就凭空得了两千五百两白花花的银两,顿时欢呼雀跃。
  然后王之正挥挥手,指了指东边:“知道弟兄们这段时间随我奔波来奔波去,也累的不轻,本千岁爷已经派周成在苏州第一大青楼怡芳院包了场!今晚你们都放开了给老子玩!”
  只听他们激动的大声喊着:“小千岁爷千岁千岁!”“日他妈的毛一鹭这么有钱,再问他龟儿子要五十万!”“跟着小千岁爷有钱花,有银子赏!还有娘们玩!”“跟着小千岁爷就是有前途啊哈哈哈!”一群野蛮疯狂的缇骑兴奋的嗷嗷大叫,欢呼雀跃。
  当晚,东厂缇骑们把苏州城的花街柳巷翻腾了个底朝天,把繁华锦绣的苏州城折腾的乌烟瘴气!
  话说毛一鹭被王之正羞辱了一翻,欺负了他的女人,勒索了他五十万两白银,又痛打了他几个鞭子,甚至把他的巡抚的衙役打的昏死过去。把毛一鹭气的当晚就病倒了。他把文书喊过来,躺在病榻上气呼呼的说:
  这王之正欺人太甚,一个京城纨绔子弟,仗着干爷爷是魏忠贤,就在这苏州城大肆羞辱我堂堂二品巡抚!这口气我毛一鹭咽不下来!快快修书一封给魏忠贤,我要把他干孙子在苏州城的种种恶行全部告诉他让他给我一个公道!
  文书是个四十多岁的老学究,干瘦的身体留着几缕山羊胡。他抬眼看看一贯养尊处优的巡抚大人现在的狼狈样,叹了口气说:“我还是劝大人忍忍!你想想,苏州民众作乱,杀死了九千岁的缇骑,其他缇骑也被打成重伤,九千岁对巡抚大人正在气头上!那王之正在苏州欺侮大人,难保不是九千岁的意思啊!你上书告王之正,那不是打九千岁的脸,如果九千岁动怒了,说句不好听的,他想让大人成为杨涟、周顺昌,那也是一纸诏书的事情啊!”
  毛一鹭听罢,竟然嘤嘤哭泣起来:“悔不该投奔阉党,今天替魏忠贤办事,竟然还要受他东厂爪牙的欺压!我毛一鹭也是个读书人啊,要知道还不如投奔东林党!”
  文书听罢,脸色大变,赶紧上前捂住毛一鹭的嘴,低声说:“大人切不可说这种话,说不定王之正的东厂缇骑就在屋檐上偷听呢!”
  毛一鹭摇摇头,冷笑道:“偷听!偷听个屁呀!王之正现在在带着百名缇骑在苏州花街柳巷狂嫖滥赌,一心一意喝酒玩女人呢,哪有意思偷听!”
  其实毛一鹭猜测的一点都不对,王之正在花街柳巷青楼里倒是不错,但他并没有在**玩女人。在他包下来的包间里,美貌如花的“老鸨”柳青青跟他正在酒桌旁边坐着悄悄说话。门窗紧闭,周成、周功在门口握着刀把守着。
  只见王之正一脸严肃对那美人柳青青说:“魏忠贤这次打算在苏州城大肆搜捕那天闹事的秀才,如果这次我不抓捕几名主犯,他很可能会下令让毛一鹭抓捕。毛一鹭心狠手辣,又急需戴罪立功,如果他抓捕,很可能会抓捕大量的无辜秀才,市民顶包。到时候他很可能会大开杀戒!到时候弄不好苏州城顿时血流成河!”
  柳青青柳眉微簇,愁云惨淡,她叹息道:“我知道王大人是明里是魏忠贤的人,实则是信王爷的亲信。信王爷有志铲除阉党妖孽,我等应该奋力配合。事到如今,就请王大人说明要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就是了!”
  原来,这名妓柳青青,名义上是青楼老鸨,实则是东林党人左光斗的庶女,真名左云卿,年二十八岁而未嫁。左光斗去年惨死在魏忠贤屠刀之下,她就隐姓埋名,誓以报父仇为己任。她花钱买下来苏州怡芳院,怡芳院表面上是一所妓院,实则把这里作为串联东林党人的中转站。她与东林党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苏州民变的发生,其实柳青青就是幕后的推手。
  或者说,苏州事变,其实就是柳青青代表的东林党人策划的一场有组织的民变。
  苏州事变发生没几天,王之正派出的耳目,就打听到柳青青以及苏州民变的内幕,决定联系上柳青青。
  在他赶赴苏州的途中,就派周功快马加鞭,提前到了苏州,会见了柳青青。在周功的三寸不烂之舌的说服之下,柳青青终于相信了王之正是明里帮助魏忠贤充任爪牙,实则是暗中扶保信王朱由检,以铲除魏忠贤阉党为己任。
  今晚,王之正让他的百余名缇骑在怡芳院花街柳巷狂嫖滥赌,实际上是遮掩耳目,给他的东厂缇骑和毛一鹭同时放出的烟幕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